门栓Poki

门栓 Poki//欧美圈 SPN 主wincest 漫威 各种CP 其它墙头可多 没事就吃吃安利(●´・△・`)有时间就画个渣画,写个渣文啥的_(:3 」∠)_总之还在技能修炼中啦~

记录一下对锤基的心路历程吧

自2012年萌上锤基,距今已经5年多了。一直偏爱亦正亦邪,外表光鲜却背藏令人心疼过去的角色,对我来说坏不到彻底就是最可爱的,导致我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洛基正红红心了。

初次心动是对复联1里的基神,看完电影回家后开始疯狂的搜图补雷1,而雷1让我看到了不同于复联1的基妹。那时的洛基还是个眼神清澈又渴望认可的孩子,一边跟在哥哥身后跑一边想方设法坑哥,大抵也算的上无忧无虑的熊孩子了。

然而幸福像是永远不会眷顾这位恶作剧之神,他泪眼朦胧声嘶力竭地质问父亲,而得来的真相打碎了他全部的自信和骄傲。敏感和野心被无限放大,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是黑头发,为什么父亲始终对他不认可,为什么他从小便和旁人格格不入,因为他不是阿斯加德的神,他是夜里被用来吓唬孩子的怪物。

索尔英俊勇猛正直,生来就倍受阿斯加德人民爱戴,洛基自然不能幸免,索尔是洛基心中唯一的光亮,却也是造成阴影的源头。索尔身上的光芒让他向往又嫉妒,但他只能是在天骄之子的阴影下敏感又孤僻的站在墙角,远离人群的异类,仿佛永无出头之日。阿斯加德人民不会接受一个用魔法和阴招取胜的王,奥丁更不会。

洛基把对索尔的求而不得转向对皇位和雷神之锤的偏执,奥丁的不认可让他千疮百孔,我想象不到洛基放手时心中该是多么绝望又落寞,也不敢想象坠落彩虹桥后的他经历过多少苦难。但起码索尔曾不顾性命地去抓住了他,那双蓝眸中的痛苦与震惊那么真切,成为洛基放手前的最后一副画面。

如果说雷1的洛基让我心痛不已,那雷2的洛基可以说是一见误终生了。雷2正巧在我对基神狂热,深陷锤基大坑的时候上映了,做好万全准备赶赴影院,迎接我心中的王们。从洛基拖着镣铐出现的那一刻,我的汗毛齐齐立正敬礼,迎接我们的小王子。黑发绿袍长身玉立优雅又不正经的往那儿一站,洛基的形象就从我这一年看的同人文同人漫里具现而出,那一刻我的脑子过电一般,终于明晃晃地意识到: 他回来了,我的基神。

雷2的基神无论从性格还是外貌,都是我的最爱。弗丽嘉的离开使洛基无比自责痛苦,在哥哥面前撤去维持自尊的幻象那一刻,憔悴的让我心脏抽痛,给予洛基前半生所有疼爱的那个人终究因他的缘故离他而去了,就像之前说的,幸福永远不会眷顾这位恶作剧之神。

洛基的怒火让兄弟俩达成了一致,自雷1的开头后,我终于又见到了并肩作战的王族兄弟。这让我激动不已感动万分,我相信索尔对洛基警惕十足的表面下一定尚存对弟弟的信任和依赖,毕竟没有人会把自己身旁的位置分享给你退避三舍的人。洛基对索尔说你一定是有足够绝望才会找我帮忙,但在我的理解里,索尔是始终相信洛基心里有真正的正义和善良,哪怕周围所有人都极力反对,他依旧选择相信洛基,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爱跟在他屁股后面恶作剧的弟弟。

被索尔偷渡出牢的洛基在哥哥身边跳脱玩笑,仿佛两人不是去赴死局,而是和儿时一样出去游玩打猎。兄弟俩的互动中透露的亲密和默契是千年来养成的习惯,来自王位,种族,前嫌的隔阂悄然消散在其中。虽然你我的命运早已不同,但我们此刻依旧并肩而战。

说实话,自愧不如,比不上索尔对洛基的信任。在他们并肩战斗时我一直担心洛基是否会反水,但洛基用他的生命作为证明,狠狠地打了我的脸。

阿斯加德的小王子躺在哥哥的怀里,面色苍白呈现出死亡的气息,用毫无血色干枯的双唇吐露出最真的真心: 我不是为了他……


当然不是为了奥丁,你已经不再为追求奥丁的认可而把自己变得偏执脆弱;你为的是弗丽嘉;为的是弗丽嘉为你心底埋下的善念;为的是选择相信且始终不放弃你的索尔;为的是,完成你自己的救赎。

这一幕太过残忍,像用带刺的毒刀捅入心脏,让我身体疼痛不已,而脑袋却一片空白。我的感性让我拒绝相信这一切,而我的理智告诉我这真的发生了,仿佛吃草莓糖吃的很欢快的我突然被噎住,才猛然发现那不是草莓糖,是一块糖衣伪装的用挚爱心头血制作的致命毒药。

我强忍住离场的冲动,带着满心的悲切看到了结尾,看到了那个眼神狡黠的士兵,看到了皇座上的奥丁,看到了在金光下缓缓显出真身的他,我的基神。我忍不住欢呼了一声,他还在,他没有离开我们,他只是开了个小玩笑而已。平静之后我又有点难过,洛基终究还是骗了索尔,不过这样的欺骗无伤大雅,他确实在救哥哥的那一刻奋不顾身,他确实是不惜以自己为代价的保护着哥哥,这样的爱没有辜负索尔对他的信任,这就够了。我不禁赞叹洛基的聪明,没有背叛哥哥却也如愿以偿坐上皇位,再深的是刀还是什么我不愿多想,我只一厢情愿的为他们的感情而动容。

在许久后迎来了雷3,再见索尔和洛基,仿佛多年未见的故友,熟悉感和亲切感让我通体舒畅,全身心的享受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新旅途。雷3的拍摄风格让诸神黄昏少了沉痛多了新颖,这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却又异常享受,刀子雨换成了糖谁不开心呢哈哈哈。

这部里面的洛基显得放松了许多,或许是过足了帝王的瘾,或许是在锤哥和奥丁的阴影下找到了自己的阳光。兄弟俩在雷3里撒糖撒的倾家荡产,能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他们的亲昵,和谐和相互信任,往前的隔膜在兄弟见面后就不复存在。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共同的责任,保护阿斯加德。

在阿斯加德人民面前,索尔和洛基并肩而立,作为阿斯加德共同的王,阿斯加德的英雄们。

洛基曾经说过: 我从未想要皇位,我只求与你并肩

现在,也如愿以偿了吧


【SD】当你得到一块玉


【伍】


玉Dean&高中生Sam



这个想法一直刺激着Sam,让他想为此计划些什么。

“当有了想做的事时,不论怎样总得去试试。”抱着这样的原则,Sam在放学后站在了当地最混乱的酒吧门口。

瘦弱矮小的妹妹头男孩和充满暴力和淫乱气息的酒吧格格不入,甚至有个穿着暴露的女郎踩着高跟鞋,挺着高耸的胸部,扭着屁股向Sam走来。挑起Sam尖细的下巴暧昧的对他耳朵吹了一口气,并上眼前弹跳晃动的大胸,Sam整个人从头到红到尾。

女郎又向Sam抛了个媚眼后便风情万种的走了,全身僵硬红到发烫的Sam得到了一大堆不怀好意的嘲笑。

Sam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后终于想起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捏捏拳头,Sam像个壮士一般深吸一口气踏进了酒吧。显然这些人都带恶意准备看戏,没什么人来阻止小孩进酒吧。Sam环顾四周,忽略了一双双充满不屑和嘲笑的眼睛,径直走到了一个满身纹身的肌肉大汉身后。一声响亮的吞口水声后,是一声更响亮的“啪!”

Sam趁着大部分人还没缓过神时狂奔向门口,结果还没跑几步就被提着领子悬空拎了起来。领子勒进了Sam细软脖子里,Sam无法控制的吐出舌头,双腿乱蹬。

涂个豹子丁~每次手机只能发一张真是拙急ε-(´・д・ `)

【SD】当你得到一块玉



【肆】


AU:玉Dean&高中生Sam



Sam轻手轻脚的摸出钥匙准备赶紧进门,但在门刚打开时还是被Bobby发现了。

Bobby在看到Sam色彩斑斓的脸时问道:“怎么回事?乖巧的小女孩也开始打架了?”Sam垂着眼没有回答,还好Bobby也就没有再追问了,只是默默的为Sam处理着伤口。

第二天,Sam顶着一脸伤去上学时,却发现昨天群殴他的那群人基本上都没来。Sam疑惑的回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没有把那么多人都揍到不能出门的地步,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去找了其中为数不多今天来了的。

谁知Sam刚走到他们旁边,那几个人就像受惊的老鼠一样一边恐慌的看着Sam一边念着“昨天我可没打你!”快速的后退,然后拔腿就跑。

Sam被他们搞的莫名其妙,不过也算出了口气,心里暗暗的得意着。


结果下午时,“Sam的男朋友把欺负他的人都胖揍了一顿,而且狠揍的今天都没来上学!!”这样一条消息传到了Sam耳里,当然,也传到了每个人耳里。导致之前因为“画本事件”嘲笑过Sam的人看到Sam就绕道走,也没有人敢上来嘲讽他了。

在别人眼里,Sam瞬间从“整天YY的饥渴死基佬”变成了“有个愿意为他出气并且很能打的男朋友的Gay”。

甚至Kevin也小心翼翼的问过他是否真的有男友,天知道Sam现在才是最不了解这件事的人。


Sam在别人敬畏和小声议论中度过了两天后,那几个人来上学了,Sam终于盼来了得知真相的机会。

Luke看到Sam向他跑过来时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又发觉这样有些丢人便默默的把脚收了回来,用力的睁大被打肿的眼睛警戒的看着Sam。

Sam看着脸上颜色比他丰富多了的Luke看到他吓的退步还假装镇定的样子简直要笑出声,不过为了真相他忍住了,一脸诚恳的微伸着双臂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你想干嘛?”Luke不太爽的抱着双臂。

“嘿,放松。我只是想知道……”Sam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是怎么弄的?”

“哈,你还真是不要脸啊Sam。”听到这Luke瞬间暴怒起来“挨揍了叫男朋友帮你出气还这么得意洋洋?!你可真是个幼稚鬼!”

“等等,我根本没有男朋友好么?我也没告诉任何人这件事。”Sam的解释只换来一声不屑的笑声。

“那天晚上他找来我家来了好吗?天知道他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我看的清清楚楚,你整个本子画的都是他,还敢说他不是你男友??”Luke的手指随着一连串的语气加强句离Sam越来越近,都快戳到Sam的高鼻子上了。“还有,你画的还真是烂啊。”Luke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独留下被他的话震惊的不得了的Sam。

等Sam回过神想再找他问清楚时,Luke早躲的他找不到了。

Luke的话让Sam走了一天的神,上课老师喊他名字时都没反应过来。不过比起“男朋友”,上课显然没那么重要了。

晚上洗澡时,Sam轻轻的摩擦着玉佩,总觉得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Sam把玉举起来对着灯光观察,感觉玉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透亮晶莹了,Sam微皱着眉更加仔细的清洗起玉来。

入睡前,Sam抱着也许会在梦里找到答案的想法闭上了眼。

梦中的他们这次没有像以往一样工作,而是Dean开着Impala载着他漫无目的的开着,他们在路边停下,Dean拿出几瓶酒递给了Sam一瓶就和他一起靠坐在车盖上。

他们只是仰望着满天繁星,喝几口酒,谁都没有说话,但Sam爱惨了这样的气氛。Sam偷偷转过头看着Dean绝美但不失阳刚的侧脸,卷长浓密的睫毛在仰颈喝酒时微微颤抖着,睫毛尖轻轻挠弄Sam心脏最敏感的部位;丰润的下唇包裹住瓶口的下延,仰头这个动作把滑动的喉结更清楚的展现了出来,Sam突然感觉有点口干舌燥,赶紧仰头喝了一口酒。

“Sammy,你知道吗?”Dean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用无比认真的神态还有柔和的眼神,“保证你的安全永远是我的责任,从你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那刻起。”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Sam脑海里不停的回味这句话,同时他还记起了那个名字:Dean 【当Sam念出这个单词时,他觉得他的口舌比他还要熟悉,就像他曾经天天都会念上上百遍那样】。然后,他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果Luke他们真的看见的是Dean,这就说明他的确是存在的并且在默默的保护我。那么……如果当我需要保护时,Dean是不是就会出现?”





PS:需要提醒的小伙伴请留个评论啦∵ゞ(´ε`●)ブ

微博ID:门栓_罗圈腿鬓角大热卖ING

摸个鱼,给自己的文配个图_( •́ ​ω •̀ 」∠)/_【捂脸~】

【SD】当你得到一块玉


【叁】


AU:玉Dean&高中生Sam


Sam开始尝试把梦中的人画下来,当然,大部分都是靠自己的想象,他把一个有着棕皮封面的素描本作为他梦境的载体。

一开始那的确很难,即使梦境的场景很清晰,但似乎总有一层迷蒙模糊的雾影在阻挡Sam的记忆,而那雾影正巧遮住了那个人的脸,唯一留下的就是那双绿盈盈的眸子。

Sam对五官实在无从下笔,况且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绘画天赋。但“画下来”这个想法如此深刻的印在Sam脑子里,叫他完全抑制不住这种冲动,在坚定的信念下,Sam决定先从眼睛画起。

Sam回忆着那双眼睛的样子,并试图在颜料中找到类似的颜色,那种绿,是带着点点金光,通透澄澈的翠绿。当看着这双绿眼睛时,你会不自觉的赞叹并且沉醉。它不是像深潭那样把人紧紧吸住,而是如同纯净的清泉一样让你漂浮在水面上,水波柔和的包裹着你,让人感到无比安心。显然,Sam的小彩盘里没有那样的颜色,而Sam是如此执着于还原梦境。

Sam尝试把亮绿再调浅一些,但是颜色总有些差别。Sam撑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还是找个参照物对着调比较好,于是Sam取下了玉佩细细观察起来。

总差那么一点,那双眼睛的绿比玉更加水润。Sam想到这转身跑去洗手池接了一盘清水,然后让玉慢慢滑入。

“终于对了。”看着水里梦中的绿色,Sam舒了口气。

虽然颜色是有参照了,但别忽略Sam是个手残的事实,他怎么也调不出这种绿,也画不出眼睛那优美的轮廓。Sam有些挫败,他已经在这耗费了一个多小时却一点进展也没有。

房间的挂钟指针指向十二点,Sam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把玉从水中捞出用布仔细擦干后挂回了脖子上,又略略清理了一下杂乱的桌子便躺上了床。

“希望这次能把他的样子记清楚一点。”抱着这样的想法Sam闭上了眼。“调色的话明天还是去请教一下美术老师好了。”

――――――――――――――――――――

【Kevin视角】

我的同桌似乎有点走火入魔了。

噢对了,我的同桌是Sam Winchester。自从他生日收到了那块玉后【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好玉,我打赌那绝对非常稀有!】,就像对脆弱的爱人一样呵护它,无微不至的照顾它,这令我有些汗颜,他似乎把我说的玉是有“生命”的这句话理解错了……

特别是最近Sam开始神秘叨叨的鼓捣着一个棕皮本子,而且谁也不让看。但这不是让我最惊奇的,惊奇的是现在Sam居然天天往美术室跑!?作为他的同桌,学校最了解他的人――我,非常清楚Sam的画功有多烂,并且以前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想学绘画的倾向,这突然而起的热情不得不让人怀疑。

我曾经在Sam课间出去时偷偷翻过他的本子【我知道这不太好,但别告诉我你不好奇】,前几页纯白的纸张上画的全是眼睛,从一开始的抽象风慢慢写实了一些,我发现这似乎都是同一双眼睛,都涂着好看的绿色。往后的几页开始有脸的轮廓,慢慢又画上大概的五官和穿着皮夹克牛仔裤的全身图,图上的人五官都不太一样,但又总有相似的地方。

虽然Sam的画技依旧不是很好,但起码比以前的幼儿园水准好多了。从这几页来看,他似乎是想画一个有着漂亮绿眼睛的英俊男人,说实话,这可有点吓到我了。

――――――――――――――――――――

就这样过了近两个月,在大家都快习惯Sam这些奇怪举动时,有人打破了平静。

“嘿,你知道吗?Sam Winchester是个基佬,他整个本子画的全都是一个男人!”班里一群以找事为乐的人偷偷翻看了Sam的本子后兴奋的到处宣扬。

很快,这个消息全年级都知道了;渐渐的,全校人的知道了。当Sam听到这个消息时他非常愤怒,但愤怒的却是别人偷看了他的本子,于是他去找了为首的那帮人理论。

这不过又更坚定了他们的猜测,其中有个恐同份子抓住Sam的领子就开始打。Sam一直是好好学生从未打过架,但脸上突然挨的这一下加上还没消的怒气鼓舞了Sam,他挥起拳头就向对方打去。那帮人一看到Sam反击了,一下全都涌上去开始群殴Sam。

乱仗间,Sam不忘拼尽全力的去保护胸前的玉,无数拳头落在他身上的各处。可是对方人太多了,现在Sam能做的只有死死护住玉蜷躯起身体试图减轻一点伤害并期盼他们能早点结束。

“抓住他的手!!我要把他的宝贝玉给砸了!!”这声音如同最有力的拳头,激发出了Sam最深层的恐惧。Sam攥住玉的手用力到发白,胸前的衣服都被揪的变了形,他感受到许多手都努力攻破他的防线,但Sam一点也不敢放松反而更加用力。

男孩们抢了好一会都没抢到,也觉得没意思了,呼唤着彼此去找别的乐子。Sam大松了一口气,突然放松下来的身体瞬间瘫软了,浑身是伤的Sam看着完好无损的玉发自真心的笑了出来。

在Sam闭上眼调整休息时,没有看到胸前有绿光微闪了两下。



PS:文比较慢热啦大家稍稍忍耐一下吧~丁丁马上要出来啦~

要更新提醒的小伙伴记得在评论里说一下噢~

【SD】当你得到一块玉


【贰】



AU:玉Dean&高中生Sam



“Sam,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同桌Kevin早就注意到Sam的脖子上多了条黑绳。
“噢,是我的生日礼物,一块玉!”Sam边得意的回答边掏出了玉。
“啊?今天是你生日吗?”Kevin惊讶的看向Sam。
“不,其实昨天才是。”Sam无所谓的耸耸肩,温柔的展开手掌,把玉展示给他的华人同桌。
“抱歉,我不知……”Kevin道歉的话终止在看到玉的那一刹,“噢!!我的天!”Kevin瞪大了眼睛盯着Sam手上的玉。
“是块很棒的玉吧!我觉得你应该比我了解玉石。”Sam得意洋洋的看着Kevin惊艳的样子,
‘我为你感到自豪,我的玉!’Sam在心底满足的赞叹‘um…不过Kevin的眼睛还真是大的吓人……’

“这玉的品相可真赞!”Kevin换着不同的角度观察着,并没有伸手触摸。
“你想拿过去看看吗?”Sam看Kevin头动来动去很辛苦的样子,准备把玉取下来给他仔细看看,他乐意向所有人炫耀他的宝贝。
“不,不用了。”Kevin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玉是通灵性的,最好不要让拥有者之外的人触碰。”
“啊?还有这种忌讳吗?”Sam惊讶的睁大眼,瞬间的拽紧了手上的玉,紧张的似乎随时都准备捧着玉跑到没人的地方去。
“对啊,好好对待玉的话,玉是会为你消灾并且带来祝福的,甚至有玉会为主挡灾之类的说法。”Kevin耐心地把自己了解的都告诉了Sam。
“所以在我们国家,许多人把玉作为礼物,佩戴者也会一直戴在身上。”Kevin羡慕的看着Sam护得死死的玉,语气中带着点怀念“我以前也是有一块玉的,不过摔跤时不小心被打碎了”
Sam拍了拍Kevin以示安慰,并把玉塞回衣服里,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这个有灵性却脆弱的小东西。
Kevin在一旁微微皱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


一团柔和的绿光轻轻匍匐在Sam胸口,很微弱,透过微薄的光层就能看到发光的物体,但是Sam没有发现,他在玉的守护下安稳的睡着。

第二天醒来时,玉依旧安安静静的贴在Sam心脏旁。Sam迷糊着眼摸到了玉,放在嘴唇上轻轻摩擦了一下,玉带着凉气却又不会太过冰冷。

Sam就这样一直戴着玉从未取下过。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亲吻玉佩;晚上洗澡时,会仔细的把玉的角角落落都用细棉签清洗干净;在阳光灿烂时,Sam会沉醉于阳光透过玉闪耀的光芒;在别人靠近他时,Sam就会开始紧张……

Sam甚至总会有“玉其实是真的有生命的”这种想法。Kevin说他太过在乎这块玉了,Sam自己也发现了,但他一点也不想改,他停止不了对玉的珍爱和猜想。

“也许我爱上它了。”Sam得出这个结论时不但不觉得困扰反倒感觉有点荣幸。

Sam最近总是在做梦,当然,做梦一点都不奇怪,但是San的梦中却总是出现一个相同的人,而且梦的内容非常诡异,Sam总是梦到那个人和他在一起干一些惊险并且匪夷所思的事。

他们开着一辆老款Impala去各种各样的地方,车上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车后箱放置了许多枪械和各种奇怪的材料,上面还画了一个圆形的奇怪图形。他们装成各种各样的人去调查,住过各种各样的汽车旅店,他们拿着武器猎杀各种各样传说里的鬼怪……

这类应该被归为噩梦的梦却并没有给Sam带来恐惧,他只感觉到那个人带给他的安心和熟悉。Sam不知道那是谁,不过在梦里他们的关系似乎非常亲密,他们之前的默契是Sam一直渴望不可求的。

可是每当Sam醒来后,就一点也想不起梦中人的相貌,Sam记得梦中所有的细节,甚至他们住过旅店的名字,还有那个人叫他Sammy时的好听嗓音。

以前没什么人喊过他Sammy,并不是他讨厌这个称呼,而是他潜意识觉得只有一个人配得上喊这个名字,虽然他并不知道是谁。而在梦里,当那个人这样喊他时,Sam就知道,那个唯一的人就是他,即使他只是他梦到的。

Sam每天早上都会抚摸着玉,努力回忆昨天的梦和那个人的样子,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只能隐约想起是个很好看的男人,有一双迷人的草绿色眼睛,那绿色,就和他的玉差不多。

Sam开始期待夜晚,上床休息的时间越来越早,他怀念并且向往梦中的世界。其实Sam知道,他只是怀念梦中的人而已,怀念那个人带给他的感觉。



PS:丁丁快出来啦~要更新提醒的小伙伴记得留言哟∵ゞ(´ε`●)ブ

【SD】当你得到一块玉


【壹】


AU:玉Dean&高中生Sam


Sam仰着头,透过阳光眯眼观察着手上的玉。在阳光的照射下,玉石越发翠绿通透,每一条精致的刻纹都在闪耀着不同程度的绿光,光滑的表面显示出润滑的质感,细细观察玉中似乎还有流动的物质,不过Sam觉得可能只是玉太通透导致在阳光照耀下产生的幻象而已。即使他之前没怎么接触过玉石也能看出这是块难得的珍宝。

昨天是他生日,父亲依旧没有回来,“说不定他根本不记得呢”Sam自嘲的想。

隔壁家老Bobby一直被父亲委托看管他,虽然老Bobby是个坏脾气,不过他才是真心关心Sam的人。所以对Sam来说,Bobby才是扮演爸爸这个角色的,而John只不过是个给了他生命却从来没管过他的父亲而已。

Bobby发现了他昨天低落的情绪,问清楚缘由后一边吐槽着“娘唧唧,Sammy girl,多愁善感的小宝贝蛋”之类的话,一边从书桌的屉子里翻找出了一个木盒子。

Sam有些好奇的偷偷观察着Bobby的动作,他不想表现的太期待,毕竟“没人记得我生日我好伤心但现在有人要送我礼物了!”这个行为的确又娘又小孩子气,Sam现在可已经是个“成熟”的高中生了。

Bobby拿着聚集了Sam努力掩饰但根本无法无视的炽热视线的盒子到了开始有些紧张的Sam面前。

“呃…Bobby,这是什么?”Sam故作矜持的问道。“嘿!小女孩儿,这是你蠢兮兮的生日礼物。”Bobby摇头晃脑的嘲讽着扭扭捏捏的小Sam。“真不明白我怎么会带出个娘唧唧的小姑娘。”Bobby有点郁闷的想并开始又一次的怀疑自己的教育方法。

Sam也发觉自己掩饰的太刻意了,尴尬的摸摸鼻子接过了盒子。

Sam承认在打开盒盖时他的手在发抖,而且抖的幅度大到Bobby绝对看得出来,但Bobby这次什么也没说。

盒子里放着一块被丝绸包裹着的东西,Sam看了看Bobby,发现Bobby居然也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块东西。Sam没缘由的更加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托着丝绸包,用微微颤动的手指翻开丝绸的一角。

丝绸包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绿光,不过很快就消失了,Sam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而眼花造成的。

最后静静躺在Sam手上的是一块异常翠绿通透的玉,圆润的轮廓,没有过多的雕刻,简洁的几条刻纹却构成了无比协调的美感。Sam呆呆的盯着这块玉,一种奇异的安全感由托着玉的手慢慢渗入全身。

Bobby挑了挑眉,把视线从玉上移到Sam脸上:“看来这礼物还挺适合你的,你要戴上吗小姑娘?”

Sam回过神,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把玉戴到了脖子上。绳子的长短刚刚好,玉垂下来正好贴在Sam心脏旁边,带着微暖的温度。Sam想可能是刚刚在手上放太久给捂热了。

Sam在向Bobby道过谢后被赶回了自己家。

Sam一进门就跑到卫生间的镜子前。镜子里棕色妹妹头的男孩从衣服中拿出玉,用手轻抚着,嘴角不自觉的爬上了一抹微笑。

翠绿的玉映衬着男孩棕绿色的眼睛,虽说是饰品却不带一丝女气,反倒像本来就是一体的。Sam很满意这个效果,本来还担心会有些娘而戴不了呢。Sam用手摩擦了一下翠玉又郑重的把它放到了衣服里,“这是我得到的最棒的礼物!”Sam满足的想着。

事实上,Sam长到这么大也没收到过什么礼物。

PS:要更新提醒的小伙伴麻烦在评论下说一下啦~不要脸的来求喜欢推荐和评论啦【捂脸嘤嘤嘤~~】